第55章 心思

更新時間:2016-11-06 09:11:00 作者:源子夫 字數:2046

“站住!”司馬元顯再次開口,目光隨之一沉,“本世子讓你走了嗎?”

  聞言天錦只得又轉回身來。恰在此時,那只虎視眈眈的黑狗如同獵豹一樣,閃電般朝她撲過來。

  “啊……”

  突然來的變故,讓天錦心口猛地一縮,腳下連退了好幾步,才想到要跑。可是黑狗已經撲到了她面前,沖著她就是一陣亂吼。

  天錦被嚇傻,腿下一陣發軟,動彈不得,生怕它一言不和就咬人。

  司馬元顯便在這激烈的狗叫聲中,從臺階上走下來。

  “小黑,退下!”

  他輕輕開口,那黑狗雖然依舊朝著天錦眥牙,吼叫聲卻息了下來。它并未依言退下,而是蹲坐在一側,黑亮的狗眼,在黑夜中反射著幽幽綠光,讓人不寒而顫。

  天錦被它嚇得不輕,兩腿軟綿無力,現在讓她走她都懷疑自己是否還有沒有力氣走出去。

  狗仗人勢!她狠狠在心里罵了一句。

  “你是何人?”司馬元顯已經近在跟前,伸手便掐住她的下巴,將她的臉抬起來。

  面前的這張臉,于他而言無疑是陌生的。可仔細一看,又覺得有幾分眼熟。

  清蒙蒙月下的天錦,珠玉般的面頰,血色褪盡蒼白一處。好在她生得妍麗,五官精致,并不難辯認。

  “你是跟在徐道覆身邊的那個臭丫頭?”

  “……”她哪里臭了!

  天錦一頭黑線,下意識就想罵回去。可眼角余光瞥見那只依舊警戒十足的惡犬,不由氣短了。

  她深深吸了口氣,“這么晚了,世子為何還不回去休息?”

  司馬元顯似笑非笑,“你管天管地,還管到本世子頭上來了?誰給你的膽,徐道覆么?”

  就知道他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來。

  天錦咬牙著,答非所問,“那日被世子逼迫的跳湖的新娘并未死掉,所以世子也不必躲在這里偷偷愧疚了,還是早點回去歇著吧。”

  說話間,她有意無意又朝著那條黑狗瞥了眼,見它乖乖蹲著木樁似的一動不動,心里稍稍安了安。

  等到話落,她不再給他開口的機會,擰著裙擺轉身便跑。

  黑狗立即眥牙躬身,擺出隨時撲上去的姿勢。

  司馬元顯尚未明白天錦說了啥,只是下意識朝黑狗呵斥了一聲。黑狗委委屈屈嗚咽了兩聲,灰溜溜的又蹲了回去。

  天錦趁機跑出了晴梨院,又一鼓作氣回到了自己屋中,躺下之后才狠狠吐出一口濁氣。

  寂靜的夜晚,隔壁院子里的動靜聲,很快就讓司馬元顯反應了過來。

  那臭丫頭居然住在隔壁?

  意識到這一點,他的眉頭不由擰了起來。他在王府里不過是個閑人,府里何時添的人,他也不必知道。

  只是天錦讓他留了幾分印象,意識到她居然住在后院,第一反應就是他父王帳中又有了新人了。

  望著一墻之隔的存菊堂方向,他嘴角輕輕扯了一下,嘲諷地笑了笑。

  看她年紀似乎跟他差不多,姿色也還看得過去,居然如此想不開,委身給他父親做妾……呵,就王氏那善妒的性格,往后有她好受的!

  不過,這跟他又有什么關系。

  司馬元顯折身又坐回臺階上,目光不可避免地觸及到一側的火盆。他的眸色不由黯了黯。

  就在他伸手準備將火盆收起來時,突然反應過天錦臨走前那番話是什么意思了。

  什么新娘子沒死,偷偷愧疚……她該不會以為這些紙錢是燒給那個新娘子吧。

  想到這里,司馬元顯的臉色不由黑了黑。

  真是多管閑事!

  ……

  翌日,秋色宜人,天朗氣清,是個好天氣。

  入駐會稽郡,一切安置尚未妥當。謝琰的拜帖見已經遞到瑯邪王府了。

  司馬道子得了消息,淡定一笑,讓人擺茶會客大堂接見。

  遞到王府的拜帖雖然出自謝琰之手,然而真正上府的卻是他的叔叔謝石。

  淝水之戰,謝石以主帥的身份破了北朝百萬大將,功勞之大。遠在建康王都的晉帝聽了這消息,喜得連連稱好。

  如此一戰,謝家名聲大振,謝氏一族在朝中勢力速度擴展,穩如泰山。

  司馬道子對謝家一向諱莫如深。謝石此人正值不惑之年,為人不拘小節。他體型挺拔,面容俊冷,一雙黑亮的眼,炯炯有神。

  今日難得看到他穿著一襲藏青色的便服上府,饒是如此,他邁進大廳的步履卻是鏘鏘有力。

  司馬道子驚訝地挑了挑眉,“怎么是謝常侍親自來了,本王有失遠迎。”

  話雖如此,司馬道子卻依舊半倚在坐椅上,姿態慵懶,沒有要起身相迎的意思。

  謝石不動聲色上前,作勢撫額,面露無奈之色,“讓殿下見笑了,我那不成氣的侄兒,打從淝水一役之后,整個兒懈怠了不少。若非還有我大哥在壓著,恐怕連我也管不住他啊。”

  司馬道子拿著茶杯的手微微一頓,又不以為然地笑了笑,“謝常侍請坐!”說著,又是朝著一邊的侍從示意一眼,吩咐道:“看茶。”

  謝石從容落坐。

  謝家上下與司馬道子暗中較勁早就習以為常。淝水一役尚未開戰前,司馬道子主張固守建康,借著長江,秦淮之險,勸晉帝避駕宣城,其野心之大,擺明的就是想趁機獨霸大權,除排異己。

  謝石當時并不在皇城,消息都是由二哥謝安傳出來的。幸好晉帝還算有擔當,并未避出皇城,否則這一戰是勝是敗還兩說呢。

  今日他主動上府,不過是想對司馬道子試探一二,畢竟符堅雖敗于淝水,然而根基卻在。若讓他得到喘息的機會,卷土重來,就不妙了。

  也不知司馬道子是否查到了虞美人主力……從他帶著獨子突然來了會稽郡后,一直沒有什么動作。謝石隱隱不安的同時,又暗暗為侄子謝琰捏了一把冷汗。

  他總感覺這只老狐貍,暗地里正憋著什么壞。

  想他司馬道子,為了利益,可是什么都干得出來的。侄兒謝琰奉了皇命鎮守此地,萬一玩不過這只老狐貍,一個不小心落了圈套,怎么辦?

  這也是謝石得了消息后,就從壽陽趕到山陰的最主要原因。
( ←快捷鍵 首頁 上一章 返回目錄頁 尾頁 快捷鍵→ )
3d真人游戏单机版